<u id="acn7t"></u>
<video id="acn7t"></video>
    1. <mark id="acn7t"><noframes id="acn7t"></noframes></mark>
      <video id="acn7t"><mark id="acn7t"></mark></video>
    <u id="acn7t"><dl id="acn7t"></dl></u>
  • <b id="acn7t"></b><video id="acn7t"><div id="acn7t"></div></video>
      <u id="acn7t"><small id="acn7t"></small></u>

      <small id="acn7t"></small>
      news 新聞
      這樣的書房,你應該有一間!
      信息來源:admin 更新時間:2020-04-17 18:08:00 點擊數:  


      對于愛書的人來說,
      家可以沒有客廳,
      但一定不能沒有書房!

      躲進小樓,“偏安”一隅,
      吟詩作畫,閉門讀書;
      或是二三好友相聚,
      奇文共賞,疑義與析……


      圖片來源于網絡


      在以文為業、以硯為田的讀書生涯中,書房既是中國古代文人追求仕途的起點,更是他們尋找自我的歸途。


      書房是一個陶冶性情的絕佳處所,躲進小樓,“偏安”一隅,吟詩作畫,閉門讀書;或是二三好友相聚,奇文共賞,疑義與析……因此書房成為古代文人不可或缺的消遣和休憩的處所。


      讀書的目的,就是為了廣博見聞,經世致用。日久成癖,讀書就變成了習慣性的交流,甚至三日不讀書,便自覺語言無味、面目可憎。



      有書就有了書房,雖然書隨處皆可讀,但讀書人誰不希望有自己的藏書,誰不希望有屬于自己的一方天地,用以讀書、習文、會友呢?


      書房不必太大,有幾架書,一桌、一椅、一盞燈,就有了規模,就有了于日常中沉思靜悟、安頓心靈的所在。


      清代著名學者李漁在《閑情偶寄》一書中專門談到書房的裝飾,有很多精妙的設計,但崇尚的是“宜簡不宜繁”,力求“高雅絕俗之趣”。


      自古及今,書房并無一定之規。


      富者可專門筑樓,貧者或室僅一席;有的雕梁畫棟,有的則環堵蕭然。書房或筑于水濱,或造于山間;或藏諸市井,或隱于郊野。不可居無竹,多數書房皆在室外植以南山之竹。



      “蕓窗”、“蕓館”、“螢窗”、“雪窗” 是書房的別名。“蕓窗”和“蕓館”緣于古人藏書用以驅蟲的香料——蕓。“螢窗”、“雪窗”典出車胤囊螢、孫康映雪的求學勵志故事。


      別名雖然別致,也只是在詩文中偶用,因為書房(書齋)的“書”是最雅致大方的。



      唐代劉禹錫的《陋室銘》,是主人志趣的寫照,是古來描寫書房的名作。


      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

      苔痕上階綠,草色入簾青。

      談笑有鴻儒,往來無白丁。

      可以調素琴,閱金經,

      無絲竹之亂耳,無案牘之勞形。 



      明代歸有光,在青少年時代曾廝守于一間極為窄小的書齋,名曰項脊軒。“室僅方丈,可容一人居”,作者卻“借書滿架,偃仰嘯歌;冥然兀坐,萬籟有聲”。


      古代文人常為自己的書齋起齋號。書齋之名從發端到流行,有一個發展的過程。


      司馬遷雖有宏文巨著《史記》傳世,但未聞其齋號。

      《陋室銘》是一篇齋記,但“陋室”不能視為書齋名。

      正式命名書齋,似起源于北宋。


      史傳司馬光有齋名“讀書堂”,雖質樸但過于平白,以后有洪邁的“容齋”、陸游的“老學庵”。元代,為書齋命名的做法已經影響到西域一帶的少數民族人士。這在陳垣《元西域人華化考》中有大量記載。



      至明清齋名盛行,文人學士差不多都有自己的書齋雅名。


      袁宗道的“白蘇齋”、唐伯虎的“夢墨堂”、張溥的“七錄齋”、袁枚的“小倉山房”、蒲松齡的“聊齋”、 梁啟超的“飲冰室”,皆是意蘊深遠。


      其中“飲冰室”,語出《莊子·人間世》:“今吾朝受命而夕飲冰,我其內熱與”,形容內心憂慮焦灼,室主以此表達自己對國家前途的憂慮。 齋號寄托著主人的志與情,書房是文人的靈魂之城。


      古人好古,讀圣賢書,重歷史經驗,發思古幽情,追求會古通今的樂趣。書籍和器物,越古越有意思。


      書畫真跡、碑帖原拓、古籍善本自然是書房的珍品 ,那些文房用具也最好有些古意。明清文人珍藏宋元版書,用舊窯或古銅的器物,成了一種雅趣。



      齋中撫琴,也是文人的一種雅好。

      這在那時的論著或文學作品中多有反映。


      悠遠的琴聲“能使江月白,又令江水深”(常建);

      淡泊的琴聲“仿佛弦指外,遂見初古人”(王昌齡);

      琴聲最宜伴月“松風吹解帶,山月照彈琴”(王維);

      琴聲也可對酒“一杯彈一曲,不覺夕陽沉”(孟浩然)。


      琴聲擴大了書齋之趣,琴聲提煉了書齋之韻。

      接近自然、遠離塵囂是書房的另一種韻致。



      常言道:書中自有黃金屋。古人覺得身入書房,心神俱靜、陶冶性靈。當今讀書能讓自己過上更好的生活,實現心中的夢想與抱負,還能通過讀書來充實靈魂、陶冶情操。


      愿你也有個書房,在不經意的細節里,打動著人心,驚艷了歲月,也溫柔了時光。






      文章來源:互聯網

      圖片來源:興成紅木、互聯網

      文章整理:興成紅木

      免責聲明:本篇部分文字、圖片源自網絡,

    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興成紅木整理發布。


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